當前位置 > 樓宇經濟 > 地產評論 > 瀏覽文章

遠程辦公被加速 寫字樓市場短期承壓

  • 杭州寫字樓網
  • 2020/2/14 12:05:47
導讀:特殊時期,遠程辦公軟件們瞬間被增長的海量需求推到了舞臺中央。

    (原標題:遠程辦公被加速 寫字樓市場短期承壓 見習記者:程璐洋)

    2月3日起,李樂每天的工作,從早上九點的一張自拍開始。

    在互聯網公司做運營的李樂說,雖然公司一直使用釘釘作為辦公軟件,之前也時不時遠程辦公過,但這是第一次正式地長時間在家辦公,感覺還是不一樣。

    首先,早上九點得拍照打卡。“開工前兩天都穿睡衣,后來為了找到工作狀態,會專門換件襯衣。拍照一打卡,在家好像也多了點開工的氛圍”。

    另外,很多溝通的工作可以“DING”同事。“之前面對面,大部分就直接溝通了,很少用DING這個看起來在催促同事的功能,F在在家,沒及時回復的消息完全有理由DING一下,感覺很爽”。

    不過,李樂對報銷的遠程體驗不太滿意,“雖然報銷流程已經在線審批了,可財務同事告訴我,單據等回公司再拿給他,這就意味著,報銷款還是得等回公司了至少一周才到手”。

    疫情之下,和李樂一樣在家遠程辦公的人數以億計。

    2月3日,阿里旗下釘釘數據顯示,中國上千萬企業、近兩億人開啟在家辦公模式。騰訊企業微信10日表示,其服務器請求上漲超10倍,騰訊會議每天使用人數以50%-80%的比例增長。

    被加速

    特殊時期,遠程辦公軟件們瞬間被增長的海量需求推到了舞臺中央。

    阿里旗下的釘釘、騰訊旗下的企業微信和騰訊會議、字節跳動旗下的飛書,這些互聯網巨頭們的遠程協同辦公軟件,或免費開放商業版使用權限,或升級在線視頻人數容量,迅速成為各大企業首選。

    同時,有著10多年歷史的老牌會議軟件全時云會議、處于創業階段的TalkLine、小魚易連、藍貓微會等軟件,也由此收獲了一批新用戶。

    甚至,在遠程辦公軟件中少有的已上市且實現盈利的Zoom、寶潔公司使用的視頻會議軟件Webex等全球性辦公軟件也獲得了不少關注。

    業務的同事太忙了,確實沒有時間接受采訪,這是約采釘釘、企業微信和飛書時,來自阿里、騰訊和字節跳動官方不約而同的回答。

    前所未有的忙碌,只能說明遠程辦公的火熱一角。來自資本和市場的認可,更能說明其受歡迎程度。

    二級市場中,會暢通訊、三五互聯等視頻會議概念股持續上漲;同時,多家創業公司告訴經濟觀察網,近期接觸了大量主動來溝通的投資人,其中一家表示已啟動路演流程。

    一時間,遠程辦公被按下加速鍵。

    待優化

    海量用戶,也意味著更多的摩擦與意見。

    在各類社交媒體中,關于遠程辦公的討論,更多是吐槽的聲音。在家容易被打擾、網絡速度不穩定、溝通不順暢等問題,匯聚成一句:好想上班,回辦公室的那種。

    2月12日,曾制作出過億播放量視頻《關于新冠肺炎的一切》的視頻制作公司回形針PaperClip,發布《回形針如何遠程辦公》視頻,介紹其制作團隊的文稿、分鏡、動效三個階段工作如何通過飛書軟件來溝通協作。

    在視頻中,飛書自帶的在線協作文檔、屏幕分享、日歷進度表和“線上辦公室”等功能,看起來幫助回形針團隊順暢地進行著遠程辦公。

    “太理想了,實際用起來會發現相比面對面還是有很多不順手的地方”,同樣在視頻制作公司做剪輯工作的肖羽告訴經濟觀察網。他舉例,“拿剪輯來說,很多時候需要不停地修改,渲染出來,同事提意見,再修改,再渲染。大家在機房的話,可以直接在軟件里預覽,很多問題當場就改了,F在只能遠程,得一個版本一個版本渲染出來看問題,再一遍遍修改,太費時間了”,肖羽用力揉了揉腦袋問,“你知道我在家渲染加上傳一個10分鐘的視頻需要多久嗎?起碼半個多小時”。

    除了待優化的使用細節,主要針對的用戶是大型企業和政府,還是中小型企業,也是遠程辦公軟件們急需想清楚的問題。

    騰訊會議方面回復:疫情期間看到了大家對騰訊會議的強烈需求,例如一些規模上千、上萬人的大型企業,本身有會議系統,結果還是臨時找到我們,F在已經免費開放了300人不限時會議。后續針對大型企業的需求,會進一步優化和升級。

    飛書則告訴經濟觀察網,飛書強調輸出的是通用工具,所以在努力打造一款普適功能的產品,盡量使其適合各個行業。

    也許巨頭們有能力和資源盡可能多地覆蓋各類型的企業,但不同的企業類型的需求確實完全不同。

    大型企業與政府付費意愿高,但在乎安全性,組織結構復雜;小型企業追求方便快捷的產品,但更希望使用免費的遠程軟件。

    “中小企業背上有一座座大山,需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活下去都是問題,很難愿意為遠程辦公軟件付費。”一家小型展覽策劃公司的負責人季飛坦言,“如果必須花錢的話,我們寧愿用普通微信溝通來省下這筆不必要的開支。”

    疫情如同一場大考,或推動或顛覆著各個行業。正如回形針遠程辦公視頻下的一則留言:覺不覺得自己花那么多錢租新辦公室虧了?

    也許需要優化的不止是遠程辦公,與之相關的寫字樓行業也緊張起來。

    寫字樓承壓

    隨著遠程辦公的推進,不少聲音認為,寫字樓市場勢必受到沖擊,因為企業會發現,自己并不需要租賃那么多辦公室面積。

    高力國際在2月7日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寫字樓市場2020年上半年可能相對低迷,但下半年需求可能會回升并彌補上半年的大部分損失。這是其調研的辦公樓業主、租戶和投資機構受訪者們的普遍共識。

    報告顯示,在受訪的138位辦公樓業主中,有近六成的辦公樓業主認為租金將保持穩定,而29%的預計租金將會面臨下行壓力;在空置率方面,40%的辦公樓業主認為空置率不會受到影響,40%預期空置率將小幅上升;有54%的中小企業認為疫情帶來了負面影響,這超過大企業10個百分點,尤其餐飲、零售、線下教育、旅游、運輸、航空等類型租戶,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

    結合2019年底北京甲級寫字樓空置率達15.9%,為10年來最高的現狀,高力國際華北區董事總經理嚴區海告訴經濟觀察網,寫字樓市場目前處于買方市場,預計租金水平接下來穩中有降。

    “每年春節過后,很多企業開始新一年的租賃計劃,這期間看房量較大,但疫情使得很多考察寫字樓的計劃擱淺了”,不過,嚴區海解釋,寫字樓租賃需求并不會馬上縮水,企業目前首要考慮的問題是恢復生產,調整租賃結構是下一步的問題。

    戴德梁行北中國區研究部主管魏東對寫字樓市場的判斷類似:遠程辦公會對寫字樓市場產生短期影響,但不會產生深遠影響。

    她認為,遠程辦公不是在此次疫情中應運而生的,疫情爆發前就已經存在并被廣泛應用,此次疫情不過是讓很多原本沒有使用遠程辦公的企業開始采用這種方式,可以說通過此次疫情,遠程辦公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的辦公方式,為企業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這種辦公方式會有效縮減企業的辦公成本,因此企業在選擇租賃寫字樓時的需求面積可能縮小。但是,目前絕大多數的企業還是要求員工到崗工作,這一方面可以保證員工的出勤和工作效率,同時企業在文化建設、凝聚力、員工的溝通合作、客戶接待等方面都需要員工在公司辦公,這些需求是遠程辦公無法實現的。

    更重要的是,此次疫情對寫字樓業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其在管理方面更加精細化。同時,綠色、健康對租戶而言變得更為重要,業主在物業和設備設施管理方面需要提供更周到全面的服務。

    但從此前餐飲企業西貝稱賬上現金撐不過三個月的發聲來看,大批中小企業的日子已經很不好過。“節流和開源同樣重要。”季飛強調。

    “從短期看,對寫字樓市場確實是有影響的。”魏東承認。

    持續時間有多久呢?

    “2到3個季度吧。”

關鍵詞:遠程辦公,寫字樓市場,戴德梁行
  • 返回頂部
  • 責編:8037
  •        
  • 瀏覽:
  • 來源:經濟觀察網
[聲明]文章僅供學習交流,如涉及版權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感謝所有提供文章的媒體和作者。
最新相關
最新發布
股票涨跌的原理